林追追

多情爱我。

【麦源】偏偏02

不敢相信我竟然日更了。

他俩的事要慢慢说慢慢说。不着急的。

01


偏偏 


02 

  

  宋哈娜赶到源氏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她刚拍完夜场戏,一同对戏的男星演技极其糟糕,笑不会笑,哭又不会哭,连基本的喜怒表现都控制不好,破事还贼多,要么嫌摄像拍他丑,要么嫌片场太热,适才宋哈娜与他对戏,吻戏,多少人为求宋美人唇印一掷千金,结果这男的竟然嫌她嘴唇太干?

  

  当时宋哈娜就想撂摊子走人了。她在娱乐圈也混了些年头了,从不入流的小嫩模爬到今日地位单纯有颜哪里够,甚至有了演技也远远不够,还要有气运、懂得抓住机会,重要的是要能忍,忍旁人所不能忍。但这么给脸不要脸的宋哈娜还是头一次见——对导演编剧要求加吻戏的是他,临尾了瞎逼逼还是他。

  

  是经纪人好说歹说把她劝住,说这演员带资进组,背后是莱耶斯大BOSS啊,我们可是真得罪不起的TAT!!

  

  宋哈娜一听那名字就犯怵。天大的胆子都没了。哀哀地缩回了伶牙俐齿,忍了。

  

  拍完戏后身心俱疲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但好消息是之后一个星期都没她的戏份,也就是好几天不用见那个sb男星啦!宋哈娜这会儿高兴得形象全无,半瘫在保姆车里,掏出手机便要给源氏打电话说这天大的喜事(他们自上部电影合作结束后私下联系没停过,前几天还约着要抽空去诗巴丹潜水)助理小妹这会儿就在她身边坐着,生怕她走光,忙着给她扯裙子。

  

  可电话那头嘟嘟了好久也没人接,一通便是源氏那又哑又苦的嗓子。

  

  “你怎么了?嗓子好哑。”宋哈娜一激灵坐起来,蹙着眉细细听到那边源氏好重的呼吸:“感冒了吗?有没有发烧?”

  

  源氏第一时间没回,搁了半晌才说:“小感冒。刚吃了药。正准备睡觉。有事吗?没事我就先去睡了。”

  

  “谁给你买的?吃的什么药?”宋哈娜理都没理源氏话茬追问着。

  

  “助理给买的。就你知道的那个,星野洋子。”

  

  “放屁!”宋哈娜冷笑一声,她指了指助理身边的纸和笔示意对方递过来,一边低头写字又继续开口道:“源氏你还想骗我呀?洋子那小姑娘爱美如命,这个点她早就睡得昏天黑地哪知道你死活。而且源氏,你向来对她好,你舍得喊她?”又把在纸上写好的药品名称递给助理小妹道:“你去帮我把这些药买回来。”

  

  “你要干嘛?不许过来找我。”源氏听见了宋哈娜那边的动静。

  

  “不。我就要去。”宋哈娜声音俏生生,但性格和这把甜嗓着实差了好多,“等到了给你打电话,你给我开门就好。”然后不等源氏回复就把电话挂了,又怕对方再打过来,索性关了机。

  

  十一月。东京渐渐冷了。凌晨两点,这座城市没有星星。

  

  源氏成名之后搬过很多次家,住过公司宿舍也住过高级公寓,在轻井泽有一套别墅,但因为拍戏的原因鲜少去住,多数是窝在茨城县的一套小房子里,离东京不过一小时的车程,还算清静。宋哈娜只有源氏东京的住址,去过一两次,源氏前几天从茨城回东京工作都住在那里,不算难找。

  

  一进房间就闻到好重的烟味。宋哈娜皱着眉就问:“岛田源氏你还抽烟?”

  

  “是啊。我向来抽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源氏给宋哈娜开了门就朝里屋走,他头昏昏沉沉,十一月转凉也只单薄地穿着黑背心,清白的肉体足够好看,也可见如何不爱惜自己:“我不招呼你。你自便吧。”

  

  “我是说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抽烟吗?”宋哈娜气结,她踢掉脚上的高跟鞋,赤足追上源氏,倒吸一口气:“地上这么凉,你也不穿鞋。”又把手探到他额头,继续道:“有没有量体温,你发烧了,知道自己多少度吗?”

  

  “三十八度七吧我猜。两小时之前是这个温度。”

  

  “你发烧成这样刚才还想瞒我?”宋哈娜一听真是气死了,她气得好想把眼前这个人打一顿,又恨这个人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态度:“不行。我们得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源氏听到这了才多少给了反应,他皱着眉看了看窗外夜色:“这个点出去,被媒体拍到就麻烦了。”他刚拿奖,正是媒体盯得最紧的时候,千万不能托宋哈娜下水。

  

  “你不是带了药吗?给我药。我吃药就好。”

  

  说着从对方拎来的那一堆药里面挑挑拣拣选了两盒,拆开来没就水便吞了,又耐着性子安抚宋哈娜:“放心吧,我去睡一觉烧就退了。谢谢你带药给我,客房昨天才收拾过,你先休息,等到明天我让人送你回去。”完美的待客之道。

  

  宋哈娜只觉得对着这样的源氏浑身使不上力气。

  

  “你知道了?”她突然没头没尾问道。

  

  “什么?”源氏回头看她。

  

  “没什么。”

  

  宋哈娜摇了摇头。心想你肯定知道了。我喜欢你这件事。

  

  聪明的人什么都不用说都能把人拒绝了。源氏就是这么聪明的人。宋哈娜很早就知道了,从她四年前第一次与他接触时。

  

  那时她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红。总是在二线的各种女配里面挣扎浮沉。去试了一个一线香水品牌的广告代言,过五关斩六将,终于闯到最后。这是难得的机会。倘若能拿到这次代言,她不仅能提高身价,还能接触到更多的时尚资源。宋哈娜算是为此费尽心机,除了陪酒基本不主食,节食整整两个月,从足够瘦的身体上又削掉七斤肉,只为了最后上镜能好看些。可临末代言还是被一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拿去了。

  

  对外是这说启用新人的企划。其实也只是那小明星靠关系同大老板多睡过几次而已。

  

  宋哈娜见过那女孩。确实漂亮。就是脾气不太好。试镜时嫌摄影拍她拍得不够靓,一说灯光二说角度,又对导演撒娇说自己脸肿,唤化妆师帮自己补修容扑腮红。宋哈娜呆不下去,借口接电话跑到外面透气。没想到碰见源氏在角落同一人在拥吻。

  

  她吓了一跳连连后退躲开。

  

  之后又听见那边人在聊天。聊得竟然就是她正试镜的牌子。

  

  “你这样卖莱耶斯面子。我也不觉得他会多感激你。”这是源氏的声音,又亮又散,像含着熏香的风,宋哈娜看过他演的戏,对这把嗓子印象很深。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莱耶斯品味好怪,喜欢那样蠢的人。只有那张脸能看。还以为和莱耶斯睡过便万事大吉,怎么没想过这年头长腿细腰的美人圈里有的是。”

  

  “莱耶斯又不是谈感情的人。他玩玩而已,你倒是想得多。”宋哈娜听另外一个人这样说,声音含着笑的:“他和我们不一样。”

  

  “我们怎样?”源氏一本正经反问。

  

  “谈情说爱这样。”

  

  宋哈娜是很久很久、地位到了一定高度足以接触圈内更多的秘密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当时与源氏接吻是一个叫杰西·麦克雷的男人,是当年娱乐圈但凡知名导演制作人都愿与源氏行个方便的原因,算是源氏无往不利的绝对通行牌。

  

  其后他们分手。

  

  再后来就是两年前宋哈娜凭借一部小成本悬疑影片《星相》爆冷拿下影后跻身一线。一年前接拍了电影《The Telephone》与源氏合作,在这一年与源氏相熟,后又喜欢上他。

  

  而此时此刻,宋哈娜盯着源氏的背影,又突然想起当年在麦克雷那句谈情说爱这样之后源氏给的回应——先是哼了一声以示批准,又温温吞吞补了句我也是一心投诚,那时那刻宋哈娜半点不敢窥探源氏那样的神光离合,好像随着时间流逝已经彻彻底底凝成了冰,储满了灰心和拒绝。




tbc

这个莱耶斯很颜控

当年喜欢长的漂亮的小姑娘 现在喜欢脸好看的小鲜肉 

荤素不忌

不知道他啥时候才能和莫里森搞上呢 嘻嘻

2016-09-30 /  标签 : 麦源 90 18
评论(1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