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追追

多情爱我。

【麦源】偏偏01

不搞幺蛾子!好好谈恋爱!

改剧情了!

还是照旧有很多cp很多私设和很严重的ooc



偏偏


01

  岛田源氏得奖的事朋友圈都刷爆了。


  数莉娜·奥克斯顿最激动:


  ——我在现场呀!源氏好帅啊啊啊啊啊!他今天的西装是我帮着选我嘻嘻嘻!就让我当一晚源氏的小女友![举杯][啤酒][kiss][kiss]


  配图九张发满了。


  全都是源氏的。举着奖杯对镜头比心的时候眼睛弯着,蜜渍过的,和女主角兴起自拍那张更是唇红齿白比起小嫩模出身的宋哈娜亦不遑多让,又有和导演法芮尔并肩红毯的他拍,灵魂自骨头疯长出来,电影剧照里搂着宋哈娜时又笑得温柔多情——好像一切汹涌都与他无关似的。


  底下点赞的人已经有几十个了。评论的倒是不太多。


  黑百合:片尾曲我唱的。

  莉娜回复黑百合:??so????

  宋哈娜:886源仔的小女友是我哦。

  黑百合回复莉娜:不夸一下?

  莫里森:替我说声恭喜。

  莉娜回复黑百合:我为什么要夸你?

  莉娜回复莫里森:OKOK

  莉娜回复宋哈娜:hello???朋友快醒醒现在不是做梦的时候。


  麦克雷看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是纽约的早晨七点半。他忙工作忙到现在,彻夜没睡,满打满算连轴转了三十四小时。安吉拉一通电话打来的时候,他正为自己倒咖啡,家用爆米花机新鲜出炉的爆米花有焦糖奶油香,甜甜地在空中散开,麦克雷压力大的时候有嗜甜的毛病,书房常备着甜巧和棉花糖,咖啡方糖也是成罐囤着,是以前同源氏交往时被传染的习惯,分手几年了还没改回来。

  

  电话那头安吉拉还是那样温柔和理智。她先是对麦克雷道了声早,之后顿了顿,才告诉他说源氏拿下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了。

  

  “我猜你那边消息没我快,我就先和你说声。”安吉拉含着笑望着庆功宴上和莉娜宋哈娜喝成一团的源氏,“这种拿奖新闻一般都滞后一天。你在纽约,我猜你还不知道这事。莉娜发了挺多照片到朋友圈的,你可以去看看。”

  

  源氏从出道至今五年,一路努力如何如何周遭朋友皆是看在眼里,没有不替他高兴的。莉娜是最咋咋呼呼的那个,她对岛田家小少爷的颜和演技吹捧了好几年,更敬佩该小少爷好好的养尊处优生活不过,宁愿和家里闹翻也要去娱乐圈厮杀的性格,自诩源氏饭圈头号迷妹。这次红毯她是托了好多关系才搞到的入场资格,日本不比英国,她没有人脉,是找上麦克雷才搞定的。

  

  麦克雷这会儿给莉娜那条朋友圈点了个赞之后,正慢慢悠悠地收着自己的报酬。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有些可能糊了。我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偷拍。源氏知道肯定要杀了我TAT

  莉娜:我们算是两清了啊。你帮我要到邀请函,我给你源氏照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莉娜:[图片]

  

  拍得好差。光线也不够好。但源氏还是那么好看。

  麦克雷细细地看,又慢慢地下结论。

  

  自从和源氏分手后他很少源氏的消息和近照。娱乐新闻里的那些都是官方的公事。麦克雷更想知道的是源氏有没有好好吃饭,节食是不是还节得很凶,熬夜了吗,还是会陪很多酒吗。而安吉拉只能给他说很小的一部分。

  

  “莉娜说邀请函是你帮她拿到手的。作为交换是她要帮你搞一些源氏的照片?”安吉拉电话还没挂断,她瞥了一眼正缩在角落玩手机的源氏,压低了声音:“差点露馅。莉娜之前还想从源氏手机里找些自拍传回自己手机,差点给源氏发现。我说你真这么想他,干脆来日本见他。”

  

  麦克雷轻笑了一声,没接这个话茬:“这事再说吧。你那边好吵。在唱歌吗?”

  

  “宋哈娜在唱。她刚才要拉源氏,源氏没答应,现在好像在和别人聊微信。”安吉拉皱了皱眉,不太喜欢麦克雷这样转移话题,但又没辙,只能顺着对方接着说:“你微信和他说过恭喜了吗?”

  

  “没有。他早把我删了。”

  

  “???”安吉拉大吃一惊,猛地从法芮尔怀里坐起来,在听到法芮尔的低声询问后似乎才回过神来,追问道:“什么时候?我前几天才问过他关于你的事。他说和你偶尔联系。”

  

  麦克雷从电话里听到法芮尔的声音,心里感慨安吉拉和法芮尔关系还是那样好,又学着法芮尔的称呼打趣道:“甜心你还好吗?别大惊小怪的。”

  

  饶是安吉拉这性子的都未免有些无语了,她啐了一口,也不打算给麦克雷好脸色了:“你总是这样转移话题。你和源氏就那么不可以对外人说吗?”

  

  “天地良心。”麦克雷嘴上讨饶,但话里还是对源氏避而不谈:“我可没拿你当外人啊。”

  

  他这是实话。当年和源氏分手,安吉拉是唯一从头到尾的细节知情人士。

  

  “我看你们这样是永远没有复合的可能了。”但对方显然是不想再和麦克雷扯皮了,撂下了一句“等到源氏有了新恋情彻底忘记旧情人之后你就等着后悔吧。”便挂了电话。

  

  麦克雷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又盯着莉娜发来的源氏照片好久好久。

  

  就像源氏对安吉拉撒谎说和麦克雷偶尔联系一样,麦克雷也对安吉拉说了谎话。他一个月前是见过源氏一面的,在日本。这事周围根本没第二个人知道。就连当事人源氏都不知道。

  

  那天麦克雷清晨醒来好想见源氏一面,便亲自定了从纽约飞东京的机票,打电话给助理让对方把今日之后到第二天的全部行程都推掉,坐了十三小时的飞机,千里迢迢。心里模拟了无数次倘若在源氏公司见到源氏怎样,在源氏片场碰见源氏又怎样,先是问候,接下来是老套的你还好吗,倘若、倘若足够幸运,倘若源氏这次给了他回应,他就能顺杆下爬,说句我好想你。


  可当他真的赶到源氏片场,副导得知消息、就差诚惶诚恐兴师动众赶来接驾的时候,麦克雷又不想和源氏相见了。他站在暗处,身边是赔着笑的副导,这个矮小的日本男人英语很差,简单的日常对话都说得磕磕巴巴,麦克雷只身前来不是要搞事的,阻止了副导要找翻译的念头,流利地切成日语问了句源氏还好吗。

  

  副导沾上母语才自在一些,又听见投资方问男主角的事,摸不透对方的心思,只得捡中规中矩的话回答。先是说我们这个电影真是幸亏您及时注资才拍得下去云云,又接着说我们演员方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我们对演员非常有信心。麦克雷懒得听这日本人一堆废话,在耐心告罄之前又用日语重复了一遍,岛田源氏在你们剧组过得怎么样?

  

  日本人这才噢噢噢,明白这老大就是要问问他们源氏的情况啊,先是一股脑地夸,又琢磨着这样是不是太狗腿了哈,便又挑挑拣拣说了一些不好的话。

  

  ——听他助理说源氏最近好像失眠得很严重。昨天源氏状态不太好,NG了不少次。助理给的是源氏没休息好这个原因。源氏倒是没有解释。

  

  麦克雷瞥了副导一眼。示意对方继续。

  

  ——待戏的时候源氏倒是经常讲电话。粉丝还是照样会朝片场送东西。噢说到这个,最近源氏一直在收同一个人送的玫瑰。也有豪车会在他下戏之后来接他。

  

  ——不过我们对演员的私生活是不太在意的。我们更注重的是演员的专业水平。在这一点上,请您绝对放心。源氏是非常优秀敬业的演员。

  

  ——更多的我也不是太清楚。您要是真的想知道,或许可以找源氏的助理和经纪人来问问。需要我帮您喊他吗?

  

  但麦克雷没让这个日本人做多余的事,只是告诫他不要把自己来过的事说出去,在得到对方的保证之后便离开了。离开之前远远地看了源氏一眼。确实如同日本男人所说的那样有不停的电话。那天黄昏时刻,道具组们正和灯光师忙忙碌碌地开始支灯,源氏忙里偷闲缩在一个躺椅上,侧脸被夕阳敷上金棕的霜,喧嚣远遁,他满身感情。

  

  麦克雷有数不尽的猜测,却没有一个立场。他是这样有伤过人心自觉的人。旧情人,想再多也有所不能。


tbc

2016-09-28 /  标签 : 麦源 108 13
评论(1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