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追追

多情爱我。

【麦源】让他降落(下1)

这是中5


24

  TPS联赛三天的表演赛随着十六强的决出落幕了。
  加上受邀的去年四强YP、MG、JHG、LF,一共二十支队伍,将进行今年的TPS冠军角逐。



  赛程安排得不算赶。
  但因今年首次采用瑞士赛制,不少战队颇为重视,在经过三天表演赛的放松后,天梯排位已经很少能看见职业选手了。



  源氏也是这样。



  距离他壮着胆子主动对麦克雷发出双排的讯息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他始终没等到对方任何的回复。源氏那边的心理活动如何暂且不表,反倒是那天的游戏录像有人发到微博和NGA上,两人不和的谣言好歹是澄清了。



  但双方粉丝并没因此和解。



  事实上。今天下午两家粉丝才刚大吵一架。
  事情是这样的——


  TPS联赛作为近几年才兴起的赛事,虽然算不上国内最高级别的守望先锋联赛,但论热度,TPS还真没怕过谁。
  甚至!对于众多OW圈职业选手的小粉丝们来说,他们对六月的TPS期待度,恐怕还要高于第一职业赛事OWPS的。



  嗯……可能说起来感觉还蛮不好意思的。
  在小粉丝眼里TPS联赛官博就是爸爸啊!
  比自家职业选手战队官博还要爸爸的那种!


  
  毕竟嘛。粉一个职业选手说来说去不过是看脸看技术看人品看性格。大家嘴上说着不把饭圈那套搬到电竞圈,但这种东西其实又哪里控制得了呢?
  喜欢一个人,或者说喜欢一个人的方式本来就是自由的、难以控制的。
  可职业选手又比不上曝光率极高的明星,人家明星各种有剧拍有综艺上,再不然就是剧透路透机场街拍。
  但粉个电竞选手真的太艰难了TAT!!
  选手们微博整日长草,战队官微一个月都不发一次粮,也因此,广大职业选手粉丝们每天做的最多事情,恐怕就是蹲各大主播直播间捕捉自家宝了orzzzzzz


  而TPS联赛期间就不一样了。
  TPS承办方是硬果娱乐,虽在电竞界名声平平,但放到娱乐圈,可是数一数二的牛逼。别的花样不一定说会搞得很好,但怎么最大限度地挖掘那些职业选手的特色造势,他们可以说是很擅长了。
  联赛期间职业选手的妆发以及造型都有专门的团队打造不说,就连他们在后台的互动都会被有专门的摄影师和摄像跟拍,比赛间隙陆续放出。
  完全造星的架势。


  
  起初承办方搞这一套,舆论是很拒绝的,觉得作秀大过竞技,已然违背了比赛举办的初衷。可耐不住真的很有人吃这一套啊,自家小哥哥又打比赛又扮帅,私下再乱糟糟的宅男被人专业的一搞,那都颜值上升一大截,是真滴很想谈恋爱了。


  
  可以说起初TPS因这点被骂得有多惨,后来就有多少人小粉丝哭着喊着爸爸求你多放放我家宝的照片吧!!
  综上。
  联赛期间各大官方认证的摄影师和摄像的微博,就是小粉丝们分分秒秒刷不停的地方。  
  


  今天下午的源氏与麦克雷两家粉丝,就是在这么一个TPS官方摄影师微博下面吵起来的。



摄影师阿留V:
  今天拍定妆照。@YPMccree 真的好帅。@MGYUAN22 私底下人超好相处~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九宫格。单人照各四张,中间放一个两人的合照。
  听起来没毛病。不偏不倚。乍看也挑不出错。
  
  要怪就怪那张合照情绪太多。
  
  他们一人坐着一人站着。
  那里是化妆间。人来人往被摄影师后期虚掉。
  四周很暗。色调是清冷的蓝。


  
  源氏在化妆台前坐着,背对着很大的镜子,发型师已经给他头发做过定型,光洁的额头露出来,镜子里的后脖颈处有一段舒展温驯的弧。他正仰着头,似乎在对身边的麦克雷说话,小犬牙尖尖地,还是那样没多大表情,但眼睛很亮,弯一弯,像细嫩好好的桃花瓣。
  


  源氏的粉丝起初只顾着盯着这张源舔颜。


  
  “TAT我家宝实在太可爱了!难得见他笑一次。真的太乖太乖了TAT”
  “呜呜呜呜我原地螺旋爆炸吹源神的颜!!就是实在太瘦了!那细胳膊细腿的!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谢谢摄影大大拍的源源。镜子利用得简直绝了!那段小白脖颈真是拍的好。”


  你家吹你家,我家舔我家,起初是互不理睬,隔楚河汉界的。
  还是后来有一少女突然发出了不满——


  
  “啧怎么回事啊。这张麦克雷什么意思啊。不想和源源讲话就不要靠那么近啊,冷着一张脸,摆架子给谁看啊。”


  
  几个赞点上去,竟然慢慢被赞上热门。于是好多源氏粉丝又琢磨着一看。这才看出端倪。


  
  照片里麦克雷靠源氏很近站着。
  光线实在不算好。不均匀地打在他脸上。麦克雷是不笑的,眼神里有冷淡的轻佻。
  手也懒懒散散撑在化妆台上,低着头,与几乎坐进自己怀里的人对视,右耳耳钉灯下一闪,周身一股薄薄的金属气质。


  
  这张脸诚然是帅的。他被评为守望圈最迷人不是没有道理的。五官多情又孤勇,常笑,笑起来眼里有永不歇息的情涛。



  但真的很少很少见他这么冷淡的样子。
  漫不经心,连表情都欠奉。


  
  “……我操我也发现了。”
  “这你妈不能忍了。什么玩意儿啊。这么不耐烦源神吗?讲真,不想说话就别挨那么近啊。当了婊子还立牌坊真是笑死。”
  “人前笑嘻嘻人后贼装逼说的就是你杰西吧[抱拳]”



  “?讲话放尊重点啊。嘴这么臭你妈有没有教你做人啊?麦克雷想怎么样是他的事啊。一张照片而已,前因后果你知不知道啊?”
  “就是啊。前几天的视频看了吗?你们源氏才是倒贴吧?就允许你家倒贴不给麦克雷拒绝啊?人家心情不好不想笑不行吗?”
  “逮着人家不笑就一通乱说。那源氏天天棺材脸是不是早就被喷死了?做人不要这么双标可以吗?”



  各自都很有自己的道理。慢慢地还闹挺大,甚至过了万转,还被有些营销号转了,只没有说什么不和不和,反而带起了打职业的男孩子颜值都好高的节奏。
  圈外的路人看了,不懂里面的弯弯道道,只觉得的的确确是两个大帅哥,赏心悦目没什么毛病,便也跟风转了起来,一时之间竟然挤上了微博热门。



25

  这是TPS的手笔。
  比赛前夕需要更多的热度。合作厂商的产品要卖,选手身背的各种代言也要卖,直播平台更高的在线量意味着广告位能卖出更多的价钱。
  如果说那几张照片只是无心插柳,那么现在,此时此刻源氏和麦克雷呆在摄影棚,被十几盏摄影灯四面围住,可不是什么阴差阳错了。



  “源氏靠麦克雷近一点。”
  “笑一下。”
  “不行。别笑那么僵。”
 
 
  很近。
  两人距离此时很近。
  他侧侧脸就可以吻上去。
  源氏闻到麦克雷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他今天下午比麦克雷晚到,到摄影棚的时候,对方已经做好造型在一边等了。
  那人身边一反常态身边竟没围多少小姑娘,只靠在很角落的墙上抽烟。他的头发被抓得有些乱,似乎是造型师的手笔,源氏那个角度只能看见对方冷淡的侧脸。


  造型师为源氏做了一次性染发。此时正拿吹风机把他头发吹干。大功率的风呜呜在耳边响,源氏隐约听见发型师正和身边化妆师聊麦克雷的事情。



  起初只是讨论那人有多帅,不知怎么后来慢慢聊到他和一个女主播的八卦。八卦女主角叫凯瑟琳,是熊猫第一女主播,身材好颜值高,会唱歌会跳舞,曾公开场合对麦克雷隔空告白不说,甚至还千里送主动爬上对方的床。


  源氏也知道她。卢西奥曾给他念过麦克雷各种八卦,NGA论坛上永远没有秘密,光是女友,源氏就知道麦克雷好像有七八个,凯瑟琳的轰动不在于她的第一女主播头衔,而在于对方曾为麦克雷自杀。


 
  但自杀的事好像在圈内不是什么秘密。那个凯瑟琳似乎风评很不好,八卦聊起来也没人为她说话。



  “刚才凯瑟琳又来找他了吧?”
  “是啊……死性不改。之前被他粉丝指着鼻子那么骂都不放弃。”
  “连自杀逼人就范的事她都敢做,还怕被人骂吗?倒是麦克雷,心真硬啊,被这么大一美女倒追都不动心。”
  “挑嘴吧。又不是什么人都吃得下去。光漂亮有什么用?我听说他女友各个名媛。看不上一女主播也正常。”


 
  她们似乎是觉得风筒足够掩盖自己说话的声音,聊起来颇无忌惮,直到把源氏头发吹干了,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而源氏坐在那里。
  他望着麦克雷所在的那个角落。 
  抽烟有害健康。
  一遍一遍。他心里只在想。麦克雷是不是抽了好多根了。


  现在他被麦克雷揽住肩膀。
  细枝末节被无限放大。
  那人的呼吸,右耳的银制耳钉,喉结斜下方的蝎子纹身,身上若有似无的烟草气。


 
  源氏好像瞬间回到了那个夜晚。
  三月。月夜枕凉。泳池波光粼粼。
  他被这个人按住细密地吻。那人呼吸暧昧,含着笑吮自己的嘴唇。源氏记得他掌心很烫,伸入自己衣服里的手指带电。



26

  卢西奥到摄影棚的时候拍摄已经快结束了。麦克雷已经拍完了照,正坐在椅子上卸妆,只源氏好像还在补单人照,老老实实坐在一堆白白粉粉的海洋球里,任由摄影师大哥拍。



  那边被工作人员拦着过不去,卢西奥只好简单冲源氏招了招手,便挪着步子先去找麦克雷打招呼。
  其实他内心是有些不愿打的,毕竟他可是听说过对方各种花边新闻的,自家宝喜欢上这种人,卢西奥心情颇为复杂,再加上亚服双排和对方撞车那天麦克雷压根没有回应,他是真不知道对麦克雷该拿出怎样的态度。



  只干干巴巴地朝麦克雷hi了一下,喊了一声麦克雷哥,就缩了缩脖子,寻了处椅子坐。
  麦克雷那边闭着眼睛,分明和卢西奥没什么接触,却能认出对方声音,准确地喊出卢西奥的名字,解释说自己在卸妆,还问他是不是来找源氏,说源氏应该就快好了。



  那语气那态度。真是挑不出错。
  和昨天TPS摄影师镜头下的冷漠拒绝简直判若两人。
  要不是卢西奥昨天也在场,要不是他亲眼看见麦克雷对着源氏眼里的漠然,那卢西奥是怎么都不会把眼前这个风度十足的人与难以接近挂钩的。



  而眼下对方这样打招呼,自己再不接难免显得没礼貌。卢西奥挠了挠头,便寻了个话题聊。



  “没想到你们要拍这么久。我记得之前队里六个人拍宣传片,也只花了一下午。”
  而此时天黑。距离下午三点的拍摄时间已经过去五个小时。


  “嗯。因为源氏有点不在状态。”对方接话。
  “啊??源源不在状态?”卢西奥愣了一下,没想到源氏都和麦克雷待在一起还会走神,但又联系到他们大概的拍摄内容,心里隐约知道此不在状态非彼不在状态。
  他又干巴巴笑了一下。视线朝源氏那边飘。
  这会儿粉粉白白的海洋球被撤了。七八个工作人员抱着藤蔓与红玫瑰把源氏层层围住,卢西奥看不清源氏的脸,只看到他被染成青橄榄色的头发,被红玫瑰衬得很有些气质。



  这不是还挺好看的嘛。
  卢西奥感慨。
  他想到几个小时前源氏做头发时候朝自己[大哭][大哭][委屈][委屈]就想笑。说自己被头发被染成绿色了QAQ简直就像个绿帽侠QAQ


 
  这么想着卢西奥又扭头去看麦克雷。
  他记得源氏在微信里说麦克雷造型超帅来着。


 
  “咦?哥你纹身了吗?”卢西奥这么一扭头。视线刚好对上麦克雷脖子上的蝎子刺青。
  “没呢。这个是我们化妆师画上去的。”倒是一旁给麦克雷卸妆的工作人员接话了,她对卢西奥笑笑,解释:“因为源氏手背上那个木星刺青存在感太强了,拍摄实在不方便,摄影师就让我们给麦克雷也画一个,算是做呼应了。”


  “哦哦。”卢西奥不是太懂这些,倒是会审美,便也跟着笑笑:“确实还挺好看的。”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没再接话。卢西奥见麦克雷也没有继续话题的意思,刚纠结要不要再说点什么,就见那边源氏已经补拍完毕,正站在一边不知道在干嘛,神情有些不自在。


  卢西奥赶忙站起来,也没和麦克雷打招呼,就朝源氏那边跑过去。临到身边了,顺着他的视线一看,才发现不远处有个细腰长腿的美人拎着包和工作人员说话,身后还站着两个穿黑衣服的、疑似保镖的人。



  “这不是那个凯瑟琳吗?”卢西奥诧异。熊猫TV第一女主播,这年头看直播的直男十个里面有七个听说过。
  源氏点点头,声音闷闷地:“她可能是来找麦克雷哥的吧。”
  “别说这个。今天你拍得怎么样?”卢西奥皱了皱眉,也想起之前和源氏提过的关于麦克雷花边新闻,他转移话题,拉着源氏朝麦克雷那边走:“我听麦克雷说你不在状态。”


  “嗯。”源氏低低地应了一声。
  是没状态。不仅不在状态。源氏还觉得自己分分秒秒都是煎熬。摄影师让他们摆的那些姿势源氏根本就不敢做,只能让麦克雷不停地主动配合。到了后面源氏觉得就算是个傻子都能找到感觉了,自己还僵得跟个尸体。
  全程下来一点交流都没有。



  太多事情都比计划要难上成千上万倍。也不是我想做就一定能够做到。
  是不是喜欢一个人连身体都不是自己的。
  源氏心想。
 

  他是真的没办法了。
  任何的触碰都会让自己身体不受控制地发软,甚至对方的呼吸都能把自己烫伤。


  而此时此刻。
  源氏被卢西奥拉着站在麦克雷身边。
  对方已经卸完妆了,那个颇有些情侣意味的纹身已经被洗掉,银制耳钉不知什么时候又换了,变成了低低调调的黑色圆环,唇色很淡,衬得他整个人不可靠近。
  卢西奥在那边和麦克雷说话。源氏不搭腔,只沉默地站在一边盯着麦克雷的耳钉看。
  而那边不知道聊到了什么,突然麦克雷偏头,视线对过来。



  他的双眼皮褶很深,睫毛好浓密,瞳仁幽黯有巫气生。源氏被看得心慌,抿着唇急急忙忙移开视线。



  “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卢西奥那边不知敲定了什么,他笑眯眯地拍拍源氏的肩膀:“那麦克雷哥先过去吧,我等源源卸完妆一起过去。”



  “不必了。”麦克雷的视线依旧停留在源氏身上。



  维苏威火山爆发都不如这一刻吧。
  源氏感觉到他的视线如刀锋一般薄。



  而下一秒这样的视线被收回。源氏偏头,竟然对上麦克雷在笑。那笑又坏又快,十分迷人:“我等你们。”



tbc


麦克雷发现源氏喜欢自己了


之前问过 随着更新再问一哈


"想写一个麦源校园文 5w完结
私设琢磨了很久 想了两个故事
个人是都想写 但又不可能都写

问问宝儿们 你们比较想看哪个
我琢磨琢磨 等让他降落完结就写那个

桀骜不驯烂仔麦 x 傻白甜乖仔源

高冷又病又狠学霸麦 x 对麦滴美色起意的淘气捣蛋源"


这是原文链接 点进去评论我 或者直接这章下评论都好的呀 


2017-07-22 /  标签 : 麦源 63 21
评论(2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