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追追

多情爱我。

【麦源】让他降落(中)

让他降落


我把双飞写得好ooc噢TAT会不会被打啊


http://yingjunzhe.lofter.com/post/2b89f8_1034fb3d

手机写东西。条件不好链接丑。见谅见谅噢


05


齐格勒陪朋友在风口等很久了。


从比赛场馆出来到停车场,要经过一个很长很长的走廊,再下拐到隔空层坐直达电梯。朋友不知哪找来的消息,说YP的人比完赛一般都从这儿走。因为清净。


但再清净不还是有你这种上天入地女粉丝。
齐格勒无奈,却拗不动朋友,只乖乖站在隔空层电梯旁陪她吹风。


她从上海过来。那边气温高到快40度。万万没想到广州这几天持续雷暴,一夜把人带回晚春。潮湿、雨水很凉、风大到压不住裙摆。


隔空层挡雨不挡风。齐格勒头发被风吹得好乱,她的裙摆上有蒲公英刺绣,层层叠叠好像在空中飞。


这场雨还会停吗?
齐格勒分神想。


“等会儿见到Mccree哥我去喊住他,你掏出手机准备帮我俩拍照。挑我好看的角度拍啊,Mccree哥什么角度都好看,我也不能太差。”
朋友在她耳边絮叨。


“偷拍?”齐格勒愣了一下。


“对啊,Mccree哥不接受合影的。我之前给你看过的他和别的女粉丝的合影,都是别人偷拍的。”


“不行。偷拍的话我就不帮你拍了。”


“为什么??”朋友哀叹。她仔细盯着齐格勒的脸看,还在想她是不是同自己开玩笑:“唉呀求你,我们都在这儿吹这么久的风。就拍个照留个纪念也不行了吗?”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偷拍太不尊重人了。”
而齐格勒与她交好那么久,自然懂对方这什么意思,她语气坚定,那么白嫩细弱的一张脸,眼睛却又黑又亮。


朋友一时语塞。还想再说什么。却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人朝这边走。她抓紧了齐格勒的手:“快看快看!有人来了!!”


齐格勒的手被抓得巨痛。她蹙眉,偏头去看。


只见来人高高瘦瘦戴着个鸭舌帽,穿着YP黑金长款制度外套,耳朵里塞着白色入耳式耳机,低头正玩着手机。


好瘦。也好高。
齐格勒心想。
有一米八的样子。


天啊这不是法芮尔吗?
耳边响起朋友低低的惊呼。


法芮尔?
听起来像是女孩子的名字。


齐格勒怔愣地盯着那人看。


而被讨论的主角此时似乎也所有感应了。
她摘下一边耳机抬头。


那人眼神又凉又淡,辗转间却有多情眼波。


风。
太大了风。




06


“哥对不起啊,都是我的错。我忘了自己没闪回了。我看神枪手被你炸残后,太想去收了。”比赛结束后,周在眼看源氏从座位离开,顾不得镜头还跟着,急忙忙拉着他的手腕解释。


啊——
镜头也捕捉到了这幕。特写投放到荧幕上引起观众席一阵低呼。


源氏扫了一眼抓着自己手腕的手,又把视线投在手的主人脸上。
他眼神淡淡,表情也淡淡。


而周在却在这样的眼神中猛地回过神。她飞快地缩回手,干干巴巴地笑了一下。


主持人在一旁笑着打趣。说都知道在在是源神的迷妹啊,没想到其实两个人私下关系那么好。周在站在源氏身边低眉顺眼像个小媳妇儿,只说没有没有,源神是我一直以来的偶像。


别害羞啦。你这么可爱,谁不喜欢呀?
是吧?源神。


观众席下又一阵喧哗。
就连结束比赛后,从选手位出来的YP两位,这会儿站在主持人另外一侧,都笑着看源氏和周在。


源氏视线里只能看见麦克雷的侧脸。
那样好看的脸似乎在笑。


他觉得我和周在很般配吗?
源氏心里涌上一股烦躁。


“不是。”源氏听见自己这么说:


——我有喜欢的人了。




07


“合影是吗?可以啊。”


齐格勒站在朋友身边,安静听着对方和法芮尔讲话。


啊她的声音也好听。
齐格勒漫无边际地想。
好像加了柠檬和薄荷叶的气泡水。


“啊啊啊太好了!你真人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谢谢你。”那声音含着笑:“你们在这里不是等我的吧?麦克雷和宋哈娜还要再过会儿才出来。”


“唉不是啦。我这个朋友啥都不懂。不知道电竞的。她就是来陪我。嘿嘿陪我等mccree哥。”朋友活泼又娇俏,“但是没想到碰见你了!哇真的太开心了!我超爱你的法拉TAT真的真的!”


“噢?是吗?你朋友不了解?”


齐格勒感受到那人的视线在她脸上做了短暂的停留。轻飘飘地,好痒。


“是啊是啊!她这个人就知道读书!你不知道她每天七点钟就从宿舍起床听英文诗,睡前甚至会做希腊文摘抄。而且她超傻,还相信……”


“好啦你还拍不拍照了?”
在朋友泄露更多自己信息之前,齐格勒急忙打断。她偷偷捏了捏朋友腰间的软肉作为泄愤。


“噢噢噢拍拍拍!”朋友恍然清醒,她笑嘻嘻地贴近法芮尔,对齐格勒挤眉弄眼地:“一定要把我拍好看啊!”


朋友身边的法芮尔便跟着把视线投在齐格勒身上。
从眼睛到嘴唇。若有似无。


“知道啦知道啦。”
当事人被看得心烦意乱。


“准备——”
“三——二——一”
齐格勒躲在手机后面偷偷看那个人的眉眼。


然后齐格勒看见了。
在一字落下后。
她站得与好友那么近,心却很远,可她的笑,可那个快门落下的瞬间。


彗星会爆炸吗。
齐格勒心想。她是不是在我心上开了一枪啊?


“哇!!谢谢谢谢你!你人真是太好了!”朋友那边又吵吵嚷嚷起来:“你照片拍啥样??快给我看看。”说着把齐格勒的手机给抢了过去。


“啊拍得挺好滴!”
“就是感觉有点背光诶。”
“天啊我腿这么粗的嘛TAT心态崩了TAT”


风好大。
齐格勒站在一旁看着朋友蹦蹦跳跳。
这样的天气太讨厌了。她一边压着裙摆一边想。雨啊风啊。快停吧。


然后突然感觉有股香气逼近。紧接着是热和暖,以及一个笑意十足的声音。
“不冷吗?”
齐格勒的肩膀被一件混着忍冬和红浆果香气的外套罩住。
“你穿好少。”


她的气息像西西里清晨的薄雾。


齐格勒被风笼罩被雨气笼罩,来人的忍冬香那么清那么凉,可红浆果怎么就甜得人心晕乎乎呢。


“啊……啊不冷。我不冷的。”
齐格勒好心动。所以她好害怕。甚至连对视都不敢,只急急忙忙要把外套脱下来。


“为什么不看我。”
那人还在笑。她的手强硬地按在齐格勒手上。
“我很吓人吗?”又拨了拨齐格勒微卷的发。


于是中枪的心被倒灌入温热的水。





tbc

麦源的部分想好好斟酌。
今天更得好少啊。

也是个短篇

也是分为上中下末完

之后可能每章要更一万字了。


再爱我多一点吧。

2017-06-20 /  标签 : 麦源 55 13
评论(1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