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追追

多情爱我。

【麦源】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末)

还没有完结。本来今天要改完的。
但是r76部分太难he了,我就把篇幅拉长了。

保证明天完结。

http://yingjunzhe.lofter.com/post/2b89f8_101e0648

这是下。链接还是巨丑!体谅体谅。

22

源氏起床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一进训练赛就感受到热腾腾的人气。



队内辅助正对着麦克风疯狂骂人:“这个锤哥你瞎搞个鸡儿!!!??说撞就撞了??毛妹不是说了她盾还有三秒吗????就这么喜欢送能量是不是啊??”


旁边卢西奥正坐在那个辅助身边看戏,一边笑一边煽风点火说:“妈的这种傻逼就是欠骂!上次我和源源双排,非要拿输出位,拿了输出位就算了,自己输出垃圾还狂喷辅助不给资源。喷喷喷喷你妈!老子真是一拳捶爆他的狗头!这b就是个演员!”



莱耶斯在角落沙发坐着看这一个星期队员英雄数据,见源氏站在门口乱看索性招手喊他过来。



辅助那边还在骂:“兄弟大家都是4500段位的人,会玩什么就拿什么,也不用你补位,只求一个不消极比赛成不?你要是演员你也演得认真点啊,这把把无脑送是他妈几个意思啊??”



源氏正听得津津有味呢,被莱耶斯喊过去还有些不情不愿地,一走近了,看见莱耶手里的数据表,脸色更差了。



“哥我错了。”源氏一步步挪到莱耶斯身边,还不等对方说什么,就垂头丧气地先认个错。



“嗯?错哪了?”这声音听不出情绪。



源氏低着头没敢看这位队长,“我这个星期比赛没打好。”


“还有呢?”



还有?源氏愣了一下。还有什么?训练赛没迟到啊?这个星期训练量也达标了啊?天梯要求的分段我还超了呢……难道我昨天偷偷抽烟的事卢西奥告诉队长了?不应该啊。卢西奥应该被我精湛的演技骗到了啊??


莱耶斯一见源氏不回话就知道这小脑袋装的是什么。他拉着源氏的手腕稍一用力,对方就乖顺地几乎要倒在自己怀里。



源氏向来性别意识很低,莱耶斯这是知道的,只是他低头看着源氏那双灵动的眼睛眨呀眨时,还是难免觉得无奈:这么少防备,难怪会被麦克雷找人拍到他俩那样的照片。



“好吧好吧我承认……”源氏不知怎么,他做贼心虚,不过十七岁的孩子而已,被莱耶斯的风吹草动吓到,忙不迭招供:“我昨天没控制住,偷偷抽了几根烟……好吧,也不是几根,半包,真的,我发誓我只抽了半包。哥那烟很淡的,我抽着没劲,没留神就过了……你别和领队说。”



“都戒了大半年了,”莱耶斯语气还是淡淡:“一下子就抽了半包,之前努力不是白费了。”



“我知错了真的,唉我……”源氏想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头,他搓了搓手,觉得指尖好像又烫起来。



“没有下次了。”莱耶斯叹了口气,顿了顿,又说:“还有。以后不可以三四点了还跟人打电话。”



源氏瞬间觉得指尖的火烧到了脸庞。



23

今日麦克雷心情很好。
这是宋哈娜观察了一上午得出来的结论。


时不时看一下手机,哼着一首不知名小调,基地组织的3v3比赛宋哈娜所在的队被零分削了个光头,要是放到平日麦克雷作为教练早就劈头盖脸一顿嘲讽了,今日却盯着宋哈娜的dva数据看了半天,硬是半句话都没骂。


是因为昨天和源氏吃的那顿饭吗?
宋哈娜躲在电脑后面偷偷看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麦克雷。
那个人在发信息吗?在和谁发?他为什么笑得那么温柔?是因为源氏吗?


宋哈娜很早就知道麦克雷有喜欢的人了。
早在五个月还是六个月前,宋哈娜就能在他脸上找到被困住的痕迹。



起初是长时间的发呆,那张风流浪子的脸上开始有大片大片的沉默,眉间时而会堆出阴郁的山峰,他周围气场也变得好重。此前宋哈娜总觉得麦克雷是风,风没有方向、风不会停留,风是要人追着走。后来她觉得麦克雷变成了藏着刀子漩涡。人不可靠近他。谁都不可靠近他。


他锋利、深刻、迷惑人、让人痛。



那段时间宋哈娜几乎不敢和他说太多的话,可内心又有声音告诉她,这是机会,这是你拥有他的机会。宋哈娜被这个声音日夜鼓动,终于在一个非常非常寒冷的冬夜,她起了床。


作为队内唯一女选手,宋哈娜拥有很多特权。她不仅拥有自己独立的寝室,她甚至独占一层拥有自己的浴室书房和衣帽间。


宋哈娜换上自己新买的蕾丝内衣,大片大片白嫩的肌肤浴袍根本裹不住,她熏了麦克雷喜欢的玫瑰柚木香,赤着脚一步步下楼。



地板真的太凉了。宋哈娜无比清醒。



去麦克雷房间要经过选手寝室,要再下一层楼,要经过游戏厅休息室训练室和很大很大的客厅。宋哈娜数着步子走,等走完一千三百步,就到麦克雷房门了。



月凉如雪。宋哈娜觉得自己每一步都踩在刀锋。



可就在她走到第八百三十多步的时候,她突然闻到好大一股烟草味,混着身上熏过的玫瑰,室内流通的短风瞬间把宋哈娜定住。


训练室玻璃门没有关,一台电脑还亮着,上面播的画面宋哈娜看不到,但能听出来是今天上午刚分析过MG和另一队伍打的国王大道。


这么晚了。宋哈娜心想。他还在做战术分析吗。



烟味好大。



宋哈娜闻着身上的熏香赤足又朝前走了几步。



冬夜太冷了。这座城市甚至还下着雪。
麦克雷靠在训练室阳台的玻璃门上,面无表情地抽着烟。
他抽烟实在是抽得太凶,脚边零零散散都是烟头。好像抽了几个小时,又好像抽了一整夜。



“哥,”宋哈娜看到地上的烟头不知怎么的有些怕了,她本能想逃,却在看见麦克雷身上单薄的队服又留下来了:“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于是她看见麦克雷回头,那张过分好看的脸仿佛被这个冬夜劈成了两半,一半张脸融入月,深目长睫宛如雕塑,另外半张脸藏入黑夜,宋哈娜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啊。是你啊。”



宋哈娜听见麦克雷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揽了揽衣襟,低低地又抽一口。他身影孑孑,夹在指间的烟头在夜色中分明比吸烟者还有人情味。


是啊。是我啊。你只有这几句话对我说吗?

宋哈娜看着麦克雷这样不知怎么有点生气了。但好像又是委屈。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抽烟,怎么今夜就变成这个样子?


她突然有些烦躁。



“你有本事躲在这里难过,何不干脆去找那个人说清楚。”这股烦躁驱使宋哈娜像暴怒的小兽一样朝麦克雷身边走:“你看你!你穿得这么一点!这是我们夏季队服吧?这么点布料是够保暖还是能挡风啊?你不会冷吗?麦克雷,你站在这里,你不冷吗?”


宋哈娜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去碰麦克雷的手。可指尖与对方躲闪的手腕,交了个错,抓空了。宋哈娜心里咯噔一下,火气渐渐没了,她猛地想起今夜的目的,而自己刚才又说了什么。



“对不起……我……”宋哈娜喃喃道,有些慌了,觉得周身都凉,寒风几乎要把她一刀刀凌迟。



我完了。
他会怎么想我。
我穿成这样下楼。他会怎么想我。
他知道我喜欢他了吧。
肯定知道了。
我竟然当着他的面揭他伤口。
我明明知道他不去表白肯定有他的原因,我竟然还指责他。



宋哈娜有些绝望地想。他再也不会对我那么好了吧。



可就在宋哈娜魂魄尽散的时候,月色里,她又看见麦克雷似乎是朝自己笑了。


“你发现了吗?我有这么明显吗?”宋哈娜听见麦克雷的叹息在这样的雪夜做低空飞行,几乎要把她烫伤了:“我看MG视频看太晚了,打扰到你了吧。”



麦克雷走到一直循环播放的视频片段前调小了音量,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宋哈娜肩上:“女孩子大冷天穿这么少不好。”



快回去吧。

宋哈娜听见麦克雷低低地对自己说。



这个人现在只剩下一件衬衫了。
他的身形比宋哈娜记忆中要薄一些。
他瘦了。入冬之后,他的生动他的自由都消失了,宋哈娜心想,世人都说Mccree是神明眷顾的天才,可倘若真的有神,为什么神灵这么残忍,连他的肉体都要一层层削去。



宋哈娜想大哭。
想为麦克雷痛哭一场。



24

后来知道麦克雷的暗恋对象是MG的岛田源氏,都已经是春天时候的事了。


宋哈娜背着麦克雷偷偷查了很多关于源氏的资料。



知道源氏是十四岁进的职业圈,一开始是在LPL打英雄联盟,在他十六岁那年LPL被爆出有队员吸毒,源氏受到波及,职业生涯面临重大打击,是MG把他签下来,又一手把他培养成国内守望先锋界一流的攻击手。


源氏今年十七岁,在MG被照顾得很好。尤其是MG的莱耶斯,他们好像是情侣关系,天梯经常能够看见他俩双排,莱耶斯屈尊做源氏的辅助。那个叫莱耶斯的人长相非常英俊,能力出色,源氏也常常黏着他。



宋哈娜也会看很多源氏的击杀视频,时常会一边盯着莱耶斯和源氏的双排资料一边感慨,有莱耶斯在身边的源氏就像风,自由洒脱,不入俗世,是真正娇贵稀奇的人物。


宋哈娜完全理解麦克雷为什么会暗恋上对方。他是吉光片羽,是人间的灿灿。就连宋哈娜,在和源氏有过短暂的几次交集之后,也不可避免地对他产生好感。


那次她单排撞上源氏单排。她玩着朋友的号,没人认得她,源氏常年大号打天梯,那天和他排到同一队的人都热情地对他打招呼。


“哇源哥!!!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单排到源哥!!等源哥一手genji carry啊!!”
“都给我闪开!让我选个和尚为我的源源挂球!!”
“神他妈你的源源。怕是莱耶斯的源源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啊!你怕是想的美哦!莱耶斯大哥听了想打人。”



宋哈娜带着耳机听着队友在频道里面插科打诨,源氏一句话没接他们也没放在心上,好像和源氏排到这件事本身,就让他们足够高兴了。


“源哥怎么不说话呀?今天莱耶斯怎么没有和你双排?”



宋哈娜听见队内有人这么问了。
频道此时也瞬间安静下来。宋哈娜似乎在这片寂静中听见自己有些烦躁的呼吸。



“啊呀抱歉抱歉。”并没有等待多久,可能连一秒都没有,宋哈娜就听见耳麦里传来清亮的声音:“我在吃麻薯!!日了!刚才噎到我!”



那边背景音很热闹。MG基地里能听见乱七八糟的大喊声。“我还差百分之十有大!!可以打一波!!可以打一波!!”“你们都被禁疗了!!快鸡儿朝后退一退!!那个毛妹说你呢!!你别冲啊!!我奶不住你!!!”“我有大了我有大了!!快快快快可以打可以打!!”


在一片嘈杂中源氏的声音好像有镇定人心的力量。他吃的麻薯是什么口味的?抹茶吗?宋哈娜分神想,还是咸奶口的呀?不然这把嗓子怎么会又亮又灵,还甜甜的呢?


正这么想着,耳机里又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给你水。”


这是谁?

宋哈娜愣了一下。



“噢噢噢谢谢你啦哥!!!”源氏那边回话,笑眯眯打趣:“哥我排到的队友问你怎么不陪我。”



噢是莱耶斯啊。
宋哈娜淡淡地想。抬眼朝不远处的麦克雷望去。
下午四点。春光灿烂冰雪消融。麦克雷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缩在沙发上假寐。眼下青黑,连架着镜框都遮不住。


“你还好意思说吗?”宋哈娜耳机里传来莱耶斯低低的笑骂:“是哪个小王八蛋闹着非要吃凉皮和小龙虾的?自己要吃就算了,还起哄全队一起让我出去买。”



“那你去不去买嘛?”源氏也跟着笑。
“我衣服都换好了你说我去不去?”



[666666这波秀恩爱我他妈给满分。]
[我说为啥没见到他俩双排呢。原来其中一个去给另一个买吃的了。]
[抱拳了老铁,狗粮我先干为敬。]



队伍频道里在打字跟着瞎起哄。宋哈娜听着耳麦里两人的小声交谈,心一点点下坠,她不敢再去看麦克雷的一眼,只烦躁地补位选了个Ana,愤恨地在地上砸着禁疗瓶。



“Ana这个阵容别拿了吧。”耳机里源氏的声音又传来了,这次是礼貌克制地: “可以换个天使吗?”



25

宋哈娜还记得那时她听从建议换了天使。虽然中途被切得很惨但不得不承认天使的作用确实比Ana大。



只是她在职业比赛里向来是拿副坦位,平日天梯也钟爱输出,对辅助的操作熟练度显然还不在4500这个分段里。


在第三次她被对面genji切死没有拉出复活之后,队伍里终于开始有怨言了。


“天使你别总是死啊。”
“你是不是不会玩奶啊?”
“她怎么可能不会玩奶?我看生涯里面玩的最多就是辅助。”


宋哈娜沉默地给屏幕里上下翻跃的genji牵着蓝线,找不出话反驳。这是她借的朋友号,游戏生涯里耗时最多的就是天使。


“唉好惨。我们不会碰见代练了吧?”
“我觉得不是代练,应该就是抱着大腿上分的妹子吧。”
“唉妹子啊,你说你,你好好地跟着大腿绑定就好,何必出来单排呢?这都赛季末了,我本来想看看能不能冲一下前一百的。”



宋哈娜抿了抿嘴唇,调出频道输入框道歉。



“我觉得NANA玩得没毛病。”
就在这时,源氏那股亮亮凉凉的声音又出现了。
“她的意识不差。是我没保护好她。”
“刚才对面76开大打我和她,我没保护她,自己逃了。她自己血线本来就低,我猜她是想躲的,结果我发了个需要治疗,她就过来救我了。唉,结果我逃也没逃掉,还卖了她。”



NANA。这是在说我吗?
宋哈娜盯着自己id:nanananana走了下神。



“而且是我判断失误了。那个76残血开大,我当时要是开E再接个shift,是可以把他打死的。”



“那波团其实是可以打下来的。对不起啊。”



宋哈娜听着耳麦里传来的声音,矜持乖巧,歉意十足。要不是她是当事人,她几乎都要以为这就是事实了。



当时源氏是发了i need healing 没错,但那去向分明是奔着队内另外一位辅助,是她自己判断失误,朝源氏飞了过去。那个时候76不仅仅是满血开大,身边甚至还跟着敌队天使牵线,源氏当时无论如何都切不死对面76,而最好的选择就是分明就是自保。



而就是那个时刻,宋哈娜操作的天使眼睁睁看着自己牵着的genji快如闪电般挡到自己面前,一个跳跃攀爬上了二楼,竟然不要命一样堵住了76发红的枪口,发狠般要为宋哈娜的天使争取足够躲入楼梯的时间。



他或许是觉得用自己保全天使的英雄不朽是非常值得的换命买卖,又或许是其他,那些想法已经无从证实了,一切也都因为宋哈娜片刻的怔愣没有实现。


屏幕右上角敌方76红色击杀己方genji和天使已经足够宣告这一波团战的失败。


而宋哈娜只是在那个忘记躲闪的瞬间,鬼使神差地想到前不久YP才整理来的MG输出位数据资料——圈内分析师对MG的源氏褒贬不一,评价也各不相同,却一致认定MG源氏有一个致命弱点。


“比赛战场瞬息万变,他是一把太有思想的刀。”这是YP数据分析师对源氏的评价:“他比赛的时候因为自己判断失误,导致MG输掉比赛的次数并不少见。这也就是为什么岛田源氏只是一流的输出,而不是国服顶级输出。”


宋哈娜在那个源氏挡在自己面前,为她开E的时刻。屏幕武士刀刀快过雷霆,绿光密密,叮啷格挡声阵阵。



少年意气。热血善良。宋哈娜是只想到这八个字。



26

麦克雷:临安街新开了一家麻小店。我订了位置,一起去吗?

源氏:没空。

麦克雷:我问了齐格勒,她说你们今天晚上没有训练赛。你要忙别的吗?打天梯?我能和你双排吗?

源氏:不可以。我没空啊。

麦克雷:你心情不好吗?
麦克雷:你是不是怪我昨天亲了你。
麦克雷:我是故意的。我很喜欢你。



2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操啊!!”源氏缩在电脑椅上把手机甩到桌子上,耳朵红得要命,脚趾也受惊般缩起来,整个人恨不得团成一团。



“怎么啦?”卢西奥坐在源氏身边,他熟练地操作着DJ滑墙,再抬手给了个加速,眼睛从屏幕上挪开,从源氏湿漉漉的眼又看到他红彤彤的耳朵,什么都明白了:“你在和Mccree哥聊天吗?”



“不要和我提那个变态的名字!!”源氏抓狂。



“为什么?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屏幕上DJ灵活闪避掉躲在角落阴人的路霸,开麦对游戏内队友报点,:“二楼转角有头猪交钩。”然后又继续追问:“你昨晚不是还和他打电话打到深夜?”


“谁说我喜欢他了啊!”源氏瞪着眼睛,气急:“而且我昨晚不是和他打电话!”


“我有大。等会儿准备打一波。和尚大等到对面genji拔刀后再交。”卢西奥飞快指挥着。他瞥了眼源氏脖子上那颗胭脂痣:“源源你知道吗?你口是心非的时候你脖子上那个痣就特别红。”


“而且我怎么就不知道?我连Mccree哥喜欢你这件事我都知道。”卢西奥补充:“今天你起床的时候,我是不是还给你看了Mccree哥和我发的聊天记录?他明确说了,他喜欢你。”


“Mccree哥Mccree哥!你以前还喊他麦克雷有时候连名字都不喊他!怎么一下子就改口喊哥了啊!!”源氏心烦意乱,他眼睛不敢和卢西奥对视,只胡乱地盯着屏幕里阿努比斯神殿的黄沙。


“你不喜欢他,那NGA论坛上那个帖子怎么说。今天凌晨发的贴,现在已经盖到几千层,微博转发都要过万了。我看到Mccree哥揽着你的腰你都没拒绝,而且他还亲你。”



“什么亲我!!!”源氏猛地一下弹起来,“他只是亲我的手!!!”


“亲你的手不是亲吗?”卢西奥冷冰冰:“源源你可长点心吧。我也不想喊他Mccree哥,但谁叫你喜欢他呢?”


“我操我说了我不喜欢他啊啊啊!”源氏崩溃。他觉得自己好像要被烤熟了,今早从卢西奥那里看到麦克雷承认喜欢他的聊天记录,他还不想相信,哪里想到下午这个人竟然就主动太找他了。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源氏恨得牙痒,又浑身发烫找不到方向。


“源源,我也说了。你口是心非的时候,你脖子上的痣能红到滴血。”卢西奥叹气,又无奈又好笑,又想到自己今早看到那个帖子就气冲冲地跑去质问麦克雷觉得好尴尬,难免有些埋怨:“我今天为了你还杀气腾腾去追究麦克雷对你动手动脚,结果你自己也不争点气。从我给你看麦克雷的信息之后你就魂不守舍,结果现在收到短信后脸又红成这鬼样。你说你不喜欢麦克雷你骗谁呢?麦克雷是不是对你挑明了啊。”


卢西奥还停不下来了:“你说你喜欢谁不好你喜欢他!你们才认识几天啊你就喜欢上他了?!我想到你今天凌晨骗我说是个宋哈娜打电话我就气,宋哈娜宋哈娜,今天上午麦克雷和我承认是他打的!!”


源氏被卢西奥数落懵了,盯着阿努比斯黄沙突然想到昨天吃饭时候麦克雷对自己说的话。


“他喜欢我很久了。”源氏说。
“今年三月的上海OWPS联赛我身体很差。那天打完比赛你们出去庆功了,留我一个人在酒店。”
“我睡醒之后发现自己发了烧。怕你们不让我上后天的四分之一半决赛,就偷偷出去买药了。我换好衣服却在东大街那边迷路。我手机没有电,又不知怎么带了空钱包出来。”
“卢西奥。是他找到我,接我回来的。”




tbc


因果缘法。再相信爱多一点吧。

日常狗血苏!给宝儿们抱拳了!

我干杯!你们随意!

2017-06-13 /  标签 : 麦源 81 14
评论(14)
热度(81)
  1. Kring林追追 转载了此文字